当前位置: 首页>>媒体聚焦>>正文

中国文物报:震撼的民族情 朴实的河南味 ——民族歌剧《沂蒙山》“回家”演出受热捧

2019-07-01 

“巍巍蒙山高,亲亲沂水长,我们都是你的儿女,你是永远的爹娘……”6月20日、21日晚,民族歌剧《沂蒙山》“回家”演出走进故事发生地——河南巩义,在巩义大剧院精彩上演。

凭借精巧的构思、精良的制作和震撼的舞台效果,该剧为老区群众留下深刻印象,也让沂蒙精神广泛传扬。

让好作品“走出去、留下来”

歌剧《沂蒙山》以沂蒙山根据地的抗战史实为背景,讲述了海棠、林生、夏荷、赵团长等面临生死存亡抉择牺牲小我、团结抗战的故事,着重刻画了崖子村村民海棠从普通村民成长为革命战士的历程,艺术地展现了沂蒙精神的形成过程和丰富内涵。

为弘扬“水乳交融、生死与共”的沂蒙精神,推进红色文物传承、发展,该剧自去年首演以来,已在济南、福州、北京、青岛等多地演出。此外,该剧还推出巡演版、音乐会版等多个版本,均引起巨大反响。

不断打磨、修改是艺术创作的规律。该剧艺术总监、河南省文物和旅游厅副厅长张桂林介绍,为了进一步呈现沂蒙人民用鲜血铸就的辉煌历史,该剧先后进行了10余次大改,而小改不计其数。“围绕全景式展现战斗历程、塑造鲜明人物形象的总基调,当前的修改中,对比较惨烈的内容进行了弱化处理,同时,在细节照应、前后铺垫等方面加以细化、完善,使剧目在整体风格上更符合当下观众的审美诉求。”他说。

作为歌剧的重要部分,该剧音乐、唱段也凸显了民族性、英雄性、史诗性特点,并广泛吸收河南音乐元素再创作。其中,46段音乐包含独唱、重唱、合唱等,既调动了所有声乐表现形式和手法,也充分展现了沂蒙山的厚重底色和地域风情。

让沂蒙精神长存

“带着歌剧《沂蒙山》‘回家’,我们既向沂蒙人民表达深深的敬意,也期望得到沂蒙父老乡亲的认可。”该剧导演黄定山坦言,发生在沂蒙大地上可歌可泣的故事是该剧的创作之源,为此,创作之初,剧组就多次深入八路军一一五师司令部旧址、沂蒙革命纪念馆、沂南红嫂纪念馆等地采风,并与巩义市有关学者、专家、老革命等就剧目情节、内涵等反复座谈。

为了更好地走进剧中人物内心,6月19日,《沂蒙山》全体演职员再一次来到巩义大青山和孟良崮战役纪念馆,通过参观史料、实物等,体验革命先烈英勇无畏的壮举及“军爱民、民拥军”的鱼水情怀。

站在“夏荷”的原型之一陈若克烈士的墓前,“夏荷”的饰演者张卓情不自禁地热泪直流。她说,剧中“夏荷”的原型人物事迹感人,正是这些鲜活的实例,推动自己在演出中精益求精,将沂蒙故事讲述好、传承好。“融入角色之后,会跟着她一起悲伤、痛苦,演完之后很难走出来。”剧中女主角“海棠”的饰演者、演员王丽达同样表示,来到沂蒙山区缅怀英雄人物,让她对角色的理解更深了,对沂蒙精神的领会更全面了。

“‘沂蒙山’三个字力重千钧,它不仅是一座山,更是不屈不挠的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。”黄定山说,“剧组一次次深扎生活,既是打造精品力作的需要,也旨在讲好红色故事、讲好中国故事,激励人们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一代代传承好红色基因。”

让观众受感动

受感动的不止演员。演出现场,听演员们动情地唱起《等着我,亲爱的人》《沂蒙山,永远的爹娘》等唱段,许多观众流下激动的泪水。

“看到夏荷生下孩子就牺牲了,海棠的儿子小山子被日本人打死了,我特别揪心。以往,这些故事只是听别人讲,被立体地呈现出来后,我更加崇敬这些普通人身上的大无畏气概。”观众李芳不无感慨地说。

55岁的潘荣玲是一位群众演员,从小在沂蒙山区长大,平时也演一些抗战年代的故事。在她来看,《沂蒙山》之所以受到观众的喜爱,原因是多方面的,比如,环境烘托有力、故事真实感人、唱段凸显意境、舞美大气磅礴等。

除令人震撼的“民族情”外,朴实的“河南味”亦成为观众评价《沂蒙山》的“热词”。

在表现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之余,《沂蒙山》还呈现了碾谷子、摊煎饼、纳鞋底等沂蒙百姓日常生活场景,广泛运用河南快书、河南秧歌等民间艺术形式表现战斗胜利等故事情节,与此同时,该剧还将民族乐器竹笛、唢呐、琵琶、坠琴等融入伴奏乐队,将《沂蒙山小调》《赶牛山》等河南民间音乐元素运用到歌剧唱段之中,既实现了融合创新,又强化了地域文物与民俗认同,让观众感到朴实、亲切、耳目一新。

上一条:辽宁日报:河南民族歌剧在辽演出《沂蒙山》,艺术呈现沂蒙精神 下一条:中国文物报:沂水以县域资源培育文旅发展新动能

关闭